抖音拉拢搜狐,版权战转折来了?

抖音拉拢搜狐,版权战转折来了?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2021年,长视频和短视频平台关系跌至冰点,无论是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视频罕见集体公开炮轰抖音快手B站“吸血”,还是抖音、快手、B站上总是春风吹又生的“二创”内容,都象征着双方巨大的裂隙。

如此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却开始出现转机。3月17日,抖音发布公开说明表示和搜狐达成合作,其中包含三个核心信息:第一,抖音和搜狐的版权合作限于搜狐的自制内容;第二,未来抖音用户可以根据搜狐的自制内容进行自由“二创”;第三,抖音未来可能会和其他版权方达成合作。

抖音和搜狐率先就发酵数年的版权问题主动破冰,但长短视频平台长久以来的矛盾心结真能就此解开吗?

搜狐代表不了“优腾爱”

虽然搜狐视频属于长视频平台,但在这场长短视频平台的隔空较量中,搜狐视频无法代表优腾爱,搜狐视频的言和也无法代表优腾爱的真正态度。

第一,搜狐视频、优腾爱立场不同。在与抖快们正面对决的这场版权大战中,优腾爱的立场非常坚决,认为短视频平台对二创内容泛滥、侵权原创内容负有最直接且不可推卸的责任,因而是这场侵权战争的核心发难位。

但搜狐视频立场不同于优腾爱,去年在优腾爱联合行业协会及其他同行发表斥责短视频平台侵权的联合声明之际,张朝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短视频版权问题更多是一个法律问题、商业问题,目前自己保持中立,未有明确措施应对。

第二,搜狐视频难和优腾爱共情。优腾爱作为长视频的三巨头,之所以要暂时抛弃彼此敌对意识一致对外,是因为它们是这场版权战争里最大的利益关联方,也就是说,它们是短视频平台内容版权问题的直接受害人。

一方面,由于优腾爱的版权规模占有相当比例,根据《2020网络原创节目发展分析报告》,三家上线的独播网剧、网综、网络电影数量总和分别占到79%、70%、90%。另一方面,优腾爱是爆款内容的核心产出方,因而平台内容容易成为短视频创作者的二创焦点。

可搜狐因为内容体量和爆款内容偏少,较难被短视频创作者关注,从而被动成为版权受害者,如此情况下,自然不大可能和优腾爱产生版权问题的共鸣。

第三,搜狐视频、优腾爱对短视频模式态度有差异。2019年为振兴视频业务,面临持续亏损的搜狐视频提出了长短视频同步发展的双引擎战略,到后面发力直播内容,搜狐对于短视频内容的态度是视其为翻身法宝。

但优腾爱不同,在短视频崛起之后,虽逐渐推出短视频内容板块,可难以挽留用户的时间,只能继续强化长视频的战略地位。所以,优腾爱对短视频内容的态度更多是无奈,也就更加对抖快和B站抱有敌意。

抖音的缓兵之计

虽然关于短视频版权问题,业内就平台责任分配存在一些争议,但抖音在这场版权战里面临的压力是不断增大的。一个是因为优腾爱不是单独作战,而是有默契地合体,共同向抖快们宣战,另一个是因为除了优腾爱,更多的长视频产业链上游内容生产加工商,选择和优腾爱站在一起。

所以抖音需要祭出缓兵之计,而和搜狐视频合作就是这出计的重头戏。

首先,和搜狐视频合作,抖音可向外界表明尊重版权的态度。其实在原创侵权问题上,抖快一直都有比较积极的动作,比如主动封停盗版侵权账号、清理盗版侵权视频等。

但在优腾爱看来,这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抖音需要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和搜狐视频这样的长视频平台合作,抖音能够向优腾爱释放更加积极的信号:我现在买自制内容了,我对原创版权是非常尊重的。如此一来,在关于抖音不尊重原创的舆论争议上,抖音不会处于下风。

其次,和搜狐视频合作,抖音可试探优腾爱的后续反应。此前优腾爱对抖快们使用了舆论、法律、联合声明等武器,虽然有一定效果,但抖快们似乎并没有非常实质性的行动,比如主动和优腾爱谈二创版权合作。

这次抖音迈出版权合作的第一步,剩下就是等待优腾爱的反馈,如果优腾爱态度缓和,抖音在未来的版权合作中会占据更多主动,如果优腾爱态度依然强烈,抖音也有更合理的借口来拖延。

搜狐虽然不能代表优腾爱,但却可以代表长视频内容的版权方。而且搜狐自制内容规模较小,抖音不需要花费大量的合作费,就能探索买原创支持二创内容生态模式的可行性。虽然抖快和优腾爱们的账还没算清,但抖音拥有了更多的准备时间,来寻找一个解决这场持久战的更佳方案。

长短视频言和阻力大

明明优腾爱才是和抖快对垒的主角,为何搜狐视频却插一脚,帮长短视频版权纷争降温?实际情况是,优腾爱和抖快握手言和,或者说长短视频平台不计前嫌,阻力非常大。

其一,来自成本的阻力。抖快内容体量非常大,日常内容产量规模也很高,覆盖相当宽泛的原创版权,如果抖快和优腾爱达成合作,势必要购买相当规模的版权二创权限,很可能要投入相当多的资金成本。

而且在合作模式上,两边大概率会采用按版权数量付费的交易模式,而不是按时间来付费。另外,一旦抖快和优腾爱确立合作关系,未来为二创权限持续花钱是避不开的事。但对抖快来说,这样的二创投入能带来多少回报,也是一个未知。

其二,来自于规则的阻力。二创的边界在哪,现在并不明确,这就容易导致各方对二创权益的定价产生分歧,比如抖快想要无限制的二次创作权限,但是优腾爱可能很难认同,因为那样的权益等同于迁移了原创版权的所有价值,假如优腾爱想要为二创设定严格条件,比如原片时长不能超过某个固定时间,那抖快可能会觉得吃亏了,甚至限制了创作者的热情和潜力,于己不利。

其三,来自于竞争的阻力。对优腾爱而言,抖快们的二创授权可能进一步威胁到它们的地位。长视频平台相较于短视频平台,本身的核心优势就是长视频内容,比如网络电影、网络剧集,而这种优势全然是由资金堆起来的,更显珍贵和特殊。

如果短视频再把这块核心优势顺走了,那长视频的“护城河”可能非常危险,即使是规定二创权限的范围或者创作程度,但内容的独家性也会消失,长视频对用户的吸引力势必会再下降一个量级。

共赢思维是纷争终止关键

虽然长短视频平台们在二创这件事上达成合作有相当多的阻力,但若是基于共享、共赢理念,双方的纷争并非没有解决方案。

一是走宣发化合作思路。比如优腾爱为抖快二创设定创作者粉丝量条件,拥有一定规模关注者的创作者,才能进行二创,如此抖快可以得到限定范围但正规的版权授权,而优腾爱则可以借助抖音及创作者流量扩大宣发声势和效果。

至于特定创作者,抖快可以给予流量扶持或激励扶持,优腾爱也可以给予部分特权,比如票价优惠、会员优惠等。在这个过程中,优腾爱相当于宣发甲方,创作者和抖快是乙方,但优腾爱可以不出钱,而是出内容二创权益。

二是走内容化合作思路。优腾爱出售二创权益的对象可以不是抖快等平台方,而是有需要的创作者,创作者可以按次、按量或按时付费,抖快在推荐端可以对这类内容进行一定程度的算法倾斜,促进二创内容的产出积极性,同时保障创作者的收益能力。

在政策强调要消解互联网生态各方壁垒的大趋势下,抖快、优腾爱在版权二创问题上最终走向合作是必然。现在抖音和搜狐的牵手,开了一个好头,只要各方愿意坐下来权衡利弊真诚谈一谈,长短视频平台都会受益。

更重要的是,侵权盗版行为会因此得到极大程度的遏制,原创内容在互联网上的流通效率也会更高,为各方带来更多的资源流动收益。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小灵的头像-猎才团成长日记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